推荐资讯

人才他们可还真是不敢用啊么说呢吕建在兖州军也算是多年了可对兖

发布时间:2019-01-31 16:09 浏览:
  不得不说,吕建给三人来了这么一下,让三人暂时还确实是对他产生了不小的兴趣。可是吕建虽然装得挺好,可总是有穿帮的时候,毕竟他心里确实是怕死,这个却是改变不了的。而如今能在三人面前如此装相,那是他强逼着自己,在心里说,我不害怕,我不害怕,这时候一害怕的话,自己可能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还真别说,吕建还确实是知道点儿东西,可也不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傻子。至少有一点他知道,你遇到老虎了,你和老虎对峙的过程中,那么只要你敢动敢跑,那老虎也许它就会马上有所动作,可你们要一直都对峙着,可能最后老虎就撤退了。
 
   
 
    而吕建心里还不清楚吗,王伉三人虽说不是老虎,但是说实话,他们对自己的威胁,却是绝对要超过老虎的。
 
    至少老虎不一定要攻击要吃自己,但是这三个人就不一定了,怎么说自己都是他们的敌人,是俘虏,是阶下囚,所以要怎么处置自己,还得是要看三人的态度了。
 
    吕建还不知道这个吗,他当然也一样知道,自己的小命就攥在三人的手里,所以他是强迫自己要表现出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儿出来,要让自己表现出一副大爷的样儿,就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去想主意的机会。
 
    怎么说吕建他都是兖州军的一员将领,就算是他再没有本事,可也是怕死,不想死,这个是肯定的。所以当如今的形势已经变成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寻思一下,到底怎么样儿,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儿。其他的都不重要,如今最为重要的,还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儿。
 
   
 
    确实如此,如今在吕建的眼里,什么自己主公,什么兖州军,通通都没有自己小命儿来得重要,只要是能保住命,那么就算是投降凉州军,那也都无所谓。至少在他的想法中,这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被人骂也好,还是说其他的也罢,只要能保住命,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确实,吕建是个贪生怕死之徒,所以如今他能如此面对王伉三人,可以说也确实是难为他了。至少他是强迫自己如此,也不知道到底是能支持多久。反正看着他表面是没什么,实际他其实是担心得不行,但是他也知道,如今不强挺着不行啊,支持不住,自己了就危险了啊。
 
    而此时王伉看了眼庞柔和王平,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说,也别就我自己说话,你们也都说两句不成吗?
 
    而庞柔和王平两人呢,他们一看自己大帅这个表情。一下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两人一笑,还是庞柔先说话了。
 
   
 
    “吕将军。敢问将军一句,不知将军对你我双方这场战斗是如何看待的?”
 
    吕建一听,他是微愣,他心说,这个庞柔庞和明,怎么是问了自己这么个问题,用意何在?当然了。他可不认为庞柔是随便这么一问一说,这里面到底是为什么,吕建虽然是不知道。但却也知道,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吧。
 
    吕建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三位,在下认为,凉州军确实是战力强悍。在下对此却也是不得不承认!”
 
    这时候吕建终于是说出了凉州军比兖州军更强。这可和他之前的想法不一样。如果说吕建如今没有成为凉州军俘虏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出来这一番话的。当然了,他心里也许会改变看法,但却不会在嘴上说什么。可如今为了保住自己小命儿,他却是不得不如此说了,他吕建也知道,在人家面前再如何强硬都没有用,还是软点儿好啊。
 
   
 
    庞柔三人闻言。此时都对视了一眼,说实话。在他们看来,哪怕吕建心里真是如此想法,也不会如此去说,但是此时他们却听到了他如此说,这就不得不说明问题了。至少在三人看来,所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所以几人也是不得不再次谨慎对付吕建。
 
    说实话,他们三个确实就是没事儿闲的,而且因为夺回了房陵,所以心情不错,要不他们哪有这闲心来和吕建说这些啊。
 
    庞柔问完了,他也没说别的,不过却看了眼王平,那意思我和大帅都上了,你是不也说句话了该。王平一看,他就是一笑,然后便对吕建说道,“吕将军,不知吕将军认为,我军当如何处置吕将军为好?”
 
    吕建一听,他心里暗骂,还问我怎么处置自己,要我说,你们直接把我给放回去,你们觉得如何?”
 
   
 
    说实话,吕建想得还是太简单了,当然了,如今他的处境,他是不得不这么想。可以说王平一句话,他第一反应,就是这样儿的。很正常吗,人在生命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想得肯定是要怎么保住命,至于说其他再多的东西,吕建也真是没去想过。
 
    是啊,如此他真是仔细想想的话,要是王伉三人真就这么把他给放回去了,他还真是不好和自己主公去解释什么。毕竟以曹操那多疑的性格,为什么对方俘虏你了,最后却把你完好无损地给放回来了呢,这事儿就算是别人不怀疑什么,曹操他是肯定不会不怀疑的。
 
    所以对于贪生怕死的吕建来说,虽然他想得听好,希望王伉他们能把他给放回去,可是他却没有想过,真要如此的话,他到底要怎么去面对自己那多疑的主公,如何去面对那个众多同僚,还有那些兖州军士卒呢。
 
    可惜吕建却是没有想这些,或者说,让他想这些的话,好像还挺难为他的。
 
   
 
    几人看吕建是不说话了,沉默了下来,他们也不着急。反正他们其实也知道吕建的一些想法,不过倒是要好好看看,他到底是要如何和自己几人说。
 
    过一会儿之后,吕建一笑,颇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意思,“哈哈哈!几位,如今我吕建是技不如人,所以要杀要剐,是悉听尊便!”
 
    说实话,要真是不了解吕建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什么慨然赴死的义士呢,不过这事儿可能吗,至少发生在吕建的身上,呵呵,是不可能的。而他这个时候,其实就是在赌。赌王伉他们三人不会直接就这么轻易杀了他,是想要邀请他加入凉州军,所以他等着几人说话。要请他加入凉州军,不过这事儿真就是如此吗?
 
    王伉三人一听吕建的话,心里也真是鄙视,本来就不是什么义士,却非得装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嘴脸来,要不是因为其人对己方还有点儿用,可能这时候他们早就把吕建给咔嚓了。真的。
 
   
 
    尤其是王伉和庞柔,王平还差点,他们两人是最看不起像吕建这样儿的小人的。不过吕建越是如此。也就代表着其越能被己方所利用,不是吗。
 
    别看嘴上怎么说,实则这时候吕建的心里,那可真是怕得不行。在他看来。自己确实是拼了。赌一把,可要是对方真让士卒给自己拖出去,然后杀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结果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王伉是一拍桌案,然后对吕建说道,“吕建,既然你是如此不识时务。那么来人啊……”
 
    结果王伉他刚说到这儿,吕建直接就吓倒了。还没等王伉把话说话,他就已经是原形毕露。
 
    只见吕建是直接来到了王伉近前,跪下叩首道,“王将军别杀我,王将军别杀我,我愿归降,愿归降啊!”
 
    王伉三人是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失望。
 
   
 
    说实话,三人多少都知道些吕建的想法,这个没错。但是当吕建还没等王伉把话说完,就已经是原形毕露,丑态百出,如此,要说他们要还都不失望,那肯定是假的。
 
    说实话,在三人看来,之前吕建装得还挺像,可这时候却是不禁吓唬啊,所以对于吕建如此“人才”,他们可还真是,不敢用啊。怎么说呢,吕建在兖州军也算是多年了,可对兖州军,看着好像却是没有什么感情,为了保住自己小命,说投降就能投降,一点儿都没有什么顾虑,这样的人,凉州军不会要的。
 
    并且吕建还是个志大才疏之辈,所以有了他,要真用他的话,没准反而是给己方带来不少麻烦问题,所以王伉三人也不会让他加入凉州军中。再说了,今日他能为了自己性命,而舍弃自己所在多年的兖州军,那么谁知道他明日会不会依旧如此,为了自己性命,而舍弃了己方凉州军呢,在三人的想法中,只要有这么个机会,那么估计一定就会如此的。
 
   
 
    而对于这样儿的人,三人绝对不会让其加入凉州军的。不过因为吕建毕竟是从南阳而来的,所以他肯定是知道不少南阳的事儿,而有些必然是己方所不知道的,所以……
 
    王伉他们三人,对这些情报,可以说是最为感兴趣,所以吕建才能一直活到现在,并且他要坐着就坐下,让怎么样,几人也不多说什么。而如今看,王伉他们看时机已然成熟,所以确实是可以问吕建南阳之事了。
 
    所以这时候王伉一笑,“吕将军不必如此,我军庙小,容不下吕建将军这个大神啊!”
 
    王伉一句话,直接是把吕建给拒绝了,而吕建他当然是明白王伉的意思,所以他也是有些脸红。他算是知道了,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啊,不过只要自己能活命,其他的都是小事儿。而从如今来看,王伉三人好像是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了,看来自己暂时是保住命了啊。
 
    不过对于王伉的话,吕建只能是抱以苦笑,不过他还是说道,“不管如何,只要三位能放过在下一命,三位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的,就没有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