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手放进去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一副惊讶的样子

发布时间:2018-06-07 15:45 浏览:
两个保安一倒,其他保安马上回头,又重新的超我冲来。本来围观的人就不少,这些人保安气势汹汹的一过来。一些围观的人便开始后撤,本来这些人围观,就有些拥堵。这一乱动,立刻人仰马翻。整个大厅,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燕九见这些保安冲向我,他急忙要从赌桌上跳下来。我想都没想,便立刻冲着燕九大喊了一句:
 
    “小九,别下来,快跑……”
 
    燕九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较长,他见我这么一喊,便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不再前冲,转身朝着门口的赌台跳去。
 
    因为燕九在赌桌上。这些保安根本没办法抓住他。他们几个就把精力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一见几人同时朝我冲了过来。我便立刻转身,朝着门口的方向跑去。
 
    现在赌场里,除了我们两人刚刚打倒的几个保安外。也不过剩下六七个保安了。楼下的保安还没上来。我知道,这是我和燕九的最好逃生机会。如果一旦楼下的保安上来,我俩今天肯定要栽到这里。
 
    因为燕九是先跑的,他早我一些到了门口。他刚从赌台跳下去,准备冲向门外。可刚一跳下来,他居然就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他站着没动,便急忙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你看什么呢,快走……”
 
    说话间,我也到了门口。当我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时,我便明白了,为什么燕九会站着不动了。
 
    在我们两人的面前,站着几个熟悉的面孔。站在中间的,是我刚刚看到的土匪夫妇。站在土匪身边的,正是一直恨我恨的牙根痒痒的黄可为。而站在他们身后的,则是西装革履的职业保镖。眼前的这一幕,让我一阵心寒。看这样子,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土匪和从前一样,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转头看了黄可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可为,你这管理太疏忽了吧?齐四的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进了你的赌场,并且还在你的场子里出千。我要是不说,你是不是一点也不知道?”
 
    因为刚刚燕九赌钱,而我到处闲逛。曾看到了土匪夫妇。看来是他通知的黄可为。但他说燕九出千,这点肯定是栽赃。燕九好赌,但他的赌品一直还不错。这点我早就知道。
 
    果然,土匪话音一落。燕九便马上冲着土匪说了一句:
 
    “土匪哥,我一向敬重您。但您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我出千吧?”
 
    燕九虽然对土匪很尊敬,但他还是一副埋怨的口吻。毕竟,谁也不希望被人冤枉的。
 
    土匪看了燕九一眼,还没等说话。黄可为便转过头,客气的对土匪说:
 
    “土匪哥,我们的这个场子,是会员制的。不是谁有钱,就可以进来的。不瞒土匪哥,其实他们两个刚刚出现在大厅时,我就已经知道了。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进了赌场呢?”
 
    说着,黄可为得意的笑了下。接着,他又看着燕九,有些嘲弄的说着:
 
    “怎么,说你出千你好像很委屈似的。那我今天就给你看看证据吧。你腰后面的裤兜里,现在就藏着一张牌。不信,你可以掏出来看一看……”
 
    其实我刚刚也在想。毕竟这么多赌客在这里,他们不可能没有证据,就诬陷燕九出千。如果那样的话,谁还敢来他们这里玩呢?
 
    我正想着,燕九便把手伸进了兜里。当手放进去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一副惊讶的样子,呆呆的看着黄可为。
 
    “自己掏出来吧,别等着我来动手了……”
 
    黄可为得意洋洋的说着。
 
    就见燕九慢吞吞的把手拿了出来。而他的手里,也多了一张梅花k。燕九先是有些呆愣。接着,他便把扑克牌超黄可为扔了过去。同时大声骂着:
抖动。手指间一道寒光闪过。我心里一怔,我知道,燕九急了,他要对黄可为动手了。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局面,就算是我和燕九再能打,也根本没机会打出去的。与其这样,还不如和对方谈谈,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本打算拦住燕九,可还是晚了。随着手指间的寒光乍现,他跟着便一个箭步,朝黄可为冲了过去。
 
    黄可为显然也没想到,燕九会忽然动手。他吓了一大跳,急忙向后退去。和黄可为接触过几次,我知道他智商很高,管理才能出众。但他的身手一般,当初我没跟老鬼学拳时,就曾因为秦念,和他打过一架。那个时候,他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现在了。
 
    黄可为虽然在后退,但燕九的速度很快。已经到了黄可为的身前,就见燕九手腕一晃,手中的寒光,便朝着黄可为的咽喉处划去。同时燕九嘴里还大骂着:
 
    “黄可为,我让你给老子栽赃……”
 
    我知道,此时的燕九已经动了杀心。他手中的那把小刀,锋利的程度,比手术刀还要快上不少。只要碰到黄可为的咽喉,我敢保证,就是大罗神仙来了,恐怕也救不了他这条命。
 
    黄可为的目光中,透露着恐惧的神色。他又无路可退,除了瞪大眼睛,硬挨这一刀之外。恐怕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眼看着燕九的小刀,就要割破黄可为的喉咙。忽然,一只娟白如玉的手,飞快的探了出去。这一探,就稳稳的抓住了燕九的手腕。
 
    我心里一惊。如果我在燕九黄可为身边,唯一救他的方式,肯定是撞开燕九。因为我伸手的话,我不确定能不能抓到燕九的手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