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朋友家什么朋友啊之前都没听说过仲立夏还是七上八下的不是滋味

发布时间:2018-07-02 16:59 浏览:
仲立夏在家码字一整天,完全忘了除了她的那个空间,还有另一个现实生活,以至于乔玲带着皮皮出去一整天还没有回来,她都粗心的没有发现。
 
    外面,明泽楷和乔玲还有常景浩吴子洋他们都快急疯了,一个个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每分每刻都很艰难。
 
    皮皮从上午十点钟就走丢了,现在是晚上七点,警方那边也是还没有任何的线索和情况。
 
    今天本来是因为天气好,阳光好,乔玲才想要带着皮皮去城外寺庙求个签,儿女虽然现在已经算是生活在一起,但一直这样吵吵闹闹下去,做长辈的也是操心,想让他们好好的过日子。
 
    只是刚到了寺庙,可能是最近几天一直血压升高的关系,乔玲总是犯晕,陪她们祖孙一起过来的司机只好给明泽楷打了电话。
 
    明泽楷让司机送乔玲先去就近的医院,明泽楷放下手头的工作,小张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就赶到了医院。
 
    乔玲在急救室,皮皮开始是家里的司机李叔抱着,明泽楷过来后,皮皮就一直找明泽楷抱着,一些手续需要办理,明泽楷腿不方便,也就小张一直在楼上楼下跑,李叔去楼梯口那边打电话,刚好医生出来,明泽楷当时就
 
想着,让皮皮坐在椅子上等着,李叔很快就会打完电话,他和医生去办公室了解一下母亲的情况。
 
    然而,就是一个小小的疏忽,等明泽楷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皮皮就不见了,李叔以为是明泽楷一直抱着……
 
    医院的监控里可以模糊的看到,是一名中年女性抱走了皮皮,那女人不知道对皮皮说了什么,只有两岁多一点儿的皮皮就点了点头,让那个女人抱走了,走的时候,没哭没闹。
 
    ……
 
    警方已确定皮皮被犯罪分子带走,监控里拍到离开医院后右转,路上的一些监控和路边店门的一些监控也拍到,那个坏女人最后上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面包车没有车牌,明显是惯犯。
 
    各路段的监控开始还能追踪到那辆面包车的去想,最后也是在一所小区的停车场找到那辆面包车,停车的地方却是可以完全的避开监控设备。
 
    这个小区人员密闭,有六十多栋总高层,上万户住户,想要找一个孩子,根本如同大海捞针。
 
    罪犯对这一带的地形特别熟悉,下车后的去向完全都避开有监控的地方,这让警方无处寻找。
 
    仲立夏站在客厅里,整个家里安安静静的,和平时完全两个样子,平时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皮皮的笑声,今天却没有。
 
    她打开灯,厨房里也没有饭菜,倒了杯水,去给乔玲打电话,这个时间还不出来,很少有,而且也没有给她打电话。
 
    乔玲的手机是暂时无法接听的状态,这让仲立夏的心不由的就悬了起来,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就是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按平时的时间,明泽楷也该回来了,今天突然是怎么了?一切都不正常?
 
    还好,明泽楷的手机通了,他很快也接听,“喂。”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像是很忙,“干妈早上出门的时候和我说去寺庙,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有没有和你联系。”
 
    明泽楷看一眼周围的人,眉宇间凝重痛苦,“仲立夏,妈带着皮皮去那边的一位朋友家住几天,她下午给我打过电话,你不用担心。”
 
    “朋友家?什么朋友啊?之前都没听说过。”仲立夏还有有些疑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不是滋味,她想,可能是皮皮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突然像是离开她的世界一样。
 
    “妈的一个好闺蜜,刚好在寺庙遇到了,好多年没见,比较亲密,非留妈住一晚。”
 
    “噢,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这边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过会儿就回去。”
 
    “噢,那好吧。”
 
    明泽楷瘫软的顺着墙壁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他和仲立夏说谎了,他没敢告诉她,皮皮不见了,他把她最爱的皮皮给弄丢了。
 
    他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尽快的找到皮皮,如果皮皮真的找不回来,他在仲立夏面前就是千古罪人,甚至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身为一位父亲,他竟然粗心的丢了自己的孩子,他真是罪该万死。
 
    仲立夏听了明泽楷的话还是坐立不安,重新给乔玲拨过去电话,这一次乔玲接了,也是用谎言瞒着她。
 
    “嗯,对,在朋友家住两天,皮皮玩了一天刚睡了,明天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那好吧,你们玩的开心点儿。”
 
    乔玲接了电话,仲立夏这也才稍稍的放下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