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便掏出手机给秃子打了电话能感觉到

发布时间:2018-06-07 15:36 浏览:
但我还有个问题有些疑惑,我马上又问说:
 
    “张哥,你怎么会有这鞋的照片的?”
 
    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齐四并没报警。按说张泽林不应该有这鞋的照片。
 
    我的话,让张泽林笑了下。他看着我,解释说:
 
    “其实上次我就提过,齐家虽然没报警,但警队里有几个是齐家的朋友,他们对这件事也很关注。当时现场所有的细节,他们都留存证据了,所以我才有了这张照片的……”
 
    其实这不是事情的关键,我只是想更了解些细节而已。拿着证据袋,我又看了看里面的鞋子,再次问说:
 
    “张哥,这鞋你是在哪儿找来的?”
 
    张泽林坐到沙发上,他把证据袋再次装进黑色塑料袋里。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证物,他还是要带回去的。刚一装好,张泽林便和我解释说:
 
    “昨晚值班,下面派出所抓住一个入室盗窃的小偷,并且还是个女贼。本来这个案子不归我们分局的,但是因为这小偷偷的这家人,条件特别好。连钱带物,加在一起,数额不小。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就给我们打了电话,我带人去把这个女贼接了过来。后来一审,才知道。这女的进了别墅之后,先是一通乱翻,见什么拿什么。不算现金,一共拿走了几大包的东西。后来我点查赃物时,发现了这只鞋……”
 
    张泽林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想了会儿,我才问他说:
 
    “张哥,你说能不能是凑巧。这家的女主人,也有这款鞋呢?”
 
    我话一出口,张泽林便笑了下。他看着我,再次说道:
 
    “开始的时候,我的想法是和你一样的。我还是先告诉你,是怎么抓到的这个女贼吧。因为这女贼拿走的东西太多,她先运走了一批。又准备回去取。结果遇到了保姆起夜。这一喊,才把房内的人惊醒。最后抓住了这个女贼。当时我也想过,万一是凑巧都是这款鞋该怎么办?因为房子的主人不在,我只好让保姆看了看这鞋。这保姆一看就说,这不是女主人的鞋。因为平时家里的这些事物,都由保姆来料理。所以她对女主人的东西,比女主人可能还要清楚……”
 
    说到这里,张泽林点了支烟。看着张泽林,我马上又问:
 
    “张哥,这个女贼是在谁家偷的东西?”
 
    张泽林马上回答说:
 
    “在近郊的小别墅区的路边三号……”
 
    我一下愣住了。近郊那儿倒是有个别墅区,不过那里因为距离市中心略远,入住率并不高。都是一些有钱人买来,夏天避暑聚会的地方。倒是在那儿附近,有几家私人会所,据说那里的生意非常不错。来往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上层人物。
 
    想了下,我又问了一句:
 
    “张哥,这家主人是做什么的?”
 
    张泽林想都没想就回答说:
 
    “我查了下,就是一个挺成功的生意人。我查了下,这家人的背景很干净。和江湖上的这些人,从来没什么来往……”
 
    张泽林的话,让我更加奇怪,我马上又追问了一句:
 
    “那保姆说了吗?为什么这鞋出现在他们家里?”
 
    张泽林点点头,他回答说:
 
    “我问了,保姆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肯定,这鞋不是女主人的……”
 
    张泽林一说完,他抬手看了下手表,接着就说道:
 
    “白风,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局里。这条线索我给你了,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你自己去查……”
 
    我马上点了点头。送走张泽林,我回到办公室,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开始琢磨这件事。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齐小妹的鞋,会忽然出现在近郊的别墅里。并且对方还只是个普通的生意人。
 
    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出什么结果。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我正准备出门吃点早饭,电话一下响了。拿起一看,是燕九打来的。一接起来,就听燕九有些着急的问:
 
    “哥,你去哪儿了?”
 
    早上走的太早,燕九还没醒。估计早上见我没了,他肯定以为出了什么事。我马上告诉他说:
 
    “小九,我在夜总会呢,你现在过来吧……”
 
    放下电话,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燕九就打车赶来了。一进门,他便慌慌张张的问我说:
 
    “哥,这一大清早,你跑夜总会来干什么?”
 
    我便把刚刚张泽林找我的事,详细的和燕九说了一下。刚一讲完,燕九就问我说:
 
    “那咱俩今天是不是要去近郊一趟,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我笑着点了点头。和燕九在一起的时间越长,配合的也越来越默契。
 
    起身和燕九出了夜总会,我俩去了旁边的早点铺,简单吃了些早饭。吃饭时,我又嘱咐燕九说:
 
    “小九,既然霍三爷已经和老板解释是误会了,估计他暂时还不能动我们。一会儿你给秃子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赶快回来。这两天我们集中力量,就专找齐小姐……”
 
    “好嘞!”
 
    燕九答应了一声,便掏出手机,给秃子打了电话。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秃子也挺兴奋。毕竟在乡下条件差,哪有天天在城里花天酒地有意思。
 
    安排完后,我
    燕九又说:
 
    “哥,咱们也不能就这么傻看着啊!要不进去看看?”
 
    我苦笑了下,看着燕九问:
 
    “这大白天的,咱们怎么进?”
 
    就听燕九得意一笑,看着我,直接说道:
 
    “这还不简单吗?咱们装警察啊。昨天他们家刚失窃,咱们装警察,绝对不会引起什么怀疑的……”
 
    燕九的话,还真提醒了我。想了下,我便和燕九下车。走到大门口,直接摁了几下门铃。没多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在门里问我们说:
 
    “谁啊?”
 
    燕九马上装模作样的说道:
 
    “民警队的,昨晚你们家那起盗窃案,还有些细节没问清楚。我们再来调查调查……”
 
    还别说,燕九虽然是小偷出身,但他经常和警察打交道。说起话来,还真带着几分警察的架势。
 
相关阅读